梅花美人“罗浮梦”_光明网

梅花美人“罗浮梦”_光明网
作者:冯闻文  日本浮世绘画家月冈芳年,被称为日本“最终的浮世绘师”。他所创造的《月冈芳年·月百姿》包含一百幅主题与月相关的画作,由秋山武右卫门于1885年至1892年分批出书。国内近来由我国华裔出书社出书。  《月冈芳年·月百姿》[日]月冈芳年 日野原健司 著 郑文莹 沈英莉 译 我国华裔出书社  《月冈芳年·月百姿》中的绘画主题有不少触及中、日两国的前史、文学典故。其中有一幅佳人图,题为“月明林下佳人来”,则较少为论者重视。“月明林下佳人来”出自元末明初诗人高启的《梅花》诗:“琼姿只合在瑶台,谁向江南处处栽。雪满山中高士卧,月明林下佳人来。”  由于这幅佳人图的主体人物雍容华贵,常常被人误以为杨贵妃之类的前史人物。其实取自于《龙城录》中所记载赵师雄在罗浮的一段奇遇:“隋开皇中赵师雄迁罗浮,一日天寒日暮,在醉醒间,因憩仆车于松林间酒肆傍舍,见一女子淡妆素服出迓师雄,时已昏黑,残雪对月色微明,师雄喜之,与之语,但觉芳香袭人,言语极清丽,因与之扣酒家门,得数杯相与饮。少顷,有一绿衣童来,笑歌戏舞亦自可观,顷醉寝,师雄亦懵然,但觉风寒相袭久之,时东方已白,师雄起视,乃在大梅花树下,上有翠羽啾嘈相顾,月落参横,但惆怅罢了。”  梅树化为淡妆素服的佳人,而翠色茸毛的鸟儿化为绿衣童子,这是我国文学中惯有的对自然物的拟人化处理。《龙城录》旧题柳宗元撰,但后世对此有所争议。由于该书笔力虚弱而引起朱熹的质疑,以为并非柳宗元所作。而建议《龙城录》确为柳宗元所作的则以唐代诗人殷尧藩运用“罗浮梦”典故为重要论据。《殷尧藩集》中就有“好风吹醒罗浮梦,莫听空林翠羽声”,“梅花清入罗浮梦”的诗句。不过,这两首诗是否确属唐代殷尧藩所作,也存在着争议。  《龙城录》的作者、写作年代尽管难以确证,但无碍于该书的广泛传播。到了宋代,“罗浮梦”已经成为诗家词家常用的典故。以苏轼为例,《十一月二十六日松风亭下梅花怒放》中有“海南仙云娇堕砌,月下缟衣来扣门。酒醒梦觉起绕树,妙意有在终无言”。《再用前韵》则有“罗浮山下梅花村,玉雪为骨冰为魂。纷繁初疑月挂树,耿耿独与参横昏”,都运用了赵师雄罗浮梦的这段故事。  明清时期,“罗浮梦”已然是文人非常熟稔的故实。如《牡丹亭·寻梦》:“爱杀这昼阴便,再得到罗浮梦边。”《水浒传》第六十九回中描述李瑞兰之美,“万种风流不可当,梨花带雨玉生香。翠禽啼醒罗浮梦,疑是梅花靓晓妆”。《红楼梦》第五十回中邢岫烟的《赋得红梅花》颔联“魂飞庾岭春难辨,霞隔罗浮梦未通”,都运用了这一典故。  而从绘画史来说,梅花佳人是仕女图的重要体裁,“罗浮梦”也就成了相关画作题诗的用典来历。《元人梅月佳人图》陆垣的题诗:“三弄吹残集有仪,霓裳缥缈玉参差,月明花下如相见,恰似罗浮梦里时。”元代李元珪《题梅花仕女》:“梦里寻香出晓城,一声残角暗魂惊,佳人不作罗浮梦,独倚梅花看月明。”明代夏寅题《梅边佳人》:“欲向春风问早春,闲来花底步香尘,试看一种婵娟态,便是罗浮梦里人。”  当然,并非一切梅花仕女图都与赵师雄的奇遇故事有关。梅花仕女图的另一常用典故来自唐代徐坚《初学记》:“宋武帝女寿阳公主,人日卧檐下,梅花落于额上,成五出之花,号为梅花妆。”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元人画梅花仕女图,即用此典实。再如徐渭《梅树佳人图》题诗:“霜重衾单少妇孤,辽西秋半去征夫,至今不寄一行字,欲寄梅花花尚无。”和罗浮的幻梦也并无联系。  汉学家傅汉思在他的作品《梅花与宫闱佳丽》里谈萧纲的《梅花赋》,谈赵世雄的罗浮奇遇,谈我国文学里的这类将自然物拟为佳人的传统。细思之,也是很有意思的。傅汉思的夫人张充和就有手抄梅花诗,誊写的目标据传为元代书法家赵孟頫所作梅花诗50首。傅汉思曾说:“我从自己妻子张充和那里获得了锲而不舍的协助和创意,她自己便是一位诗人,一个我国诗篇的终身弟子,以及中华文明最夸姣精美部分的活生生的化身。”张充和也可以说是傅汉思的梅花佳人。  寻芳何须在梦中,这才是日子的诗意地点。(冯闻文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